蓝木夕

就算是秃子,我也要秃得照亮世界!
让大脑门照亮你的美

过激背德日日树

软萌幼齿朔间零

社会大哥奏汰酱

社交狂魔斋宫宗

绝不兄控小夏目


有感而发,自言自语

但是后来,仔细一想

有点带感,很想摸鱼

过激背德,日日树涉

我的双手,无法控制


【——是什么让我到今天也没有伸手写涉宗】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12)

 

  【爱呀】

  

  

  一切都很正常,风平浪静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大海。

  羽风内心忐忑不安,守泽显然看出了羽风的不安——毕竟他面色发白,白里发青,简直就是无法呼吸的痛。守泽递出原本要给天祥院准备的吸氧器:“要来口不?”

  羽风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等一下,他们进去了——”看见英智和宗进入到咖啡店,头戴贝雷帽口罩大墨镜的羽风和守泽飞快的进入猫咖对面的餐厅以占据绝佳观测位置,然后他们便不出意料的被服务员拦下了。

  耳机对面羽风与计划毫不相关的“我们不是变态啊!真的真的!~”让英智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果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吗?看来要实时改变一下策略了...

【偶像梦幻祭】战与歌(16)

  【迟】

  

  

  他倒下的时候,那身影一言不发的躺在那里。那一切发生的犹如慢镜头,但所有伸出的手却好似停顿在那里。日日树几乎是赶在空间彻底崩坏阳光照入之前奔赴过去,他必须要将那件被留下的黑裙给他套上,不然阳光一出现他会死的!

  他会死的……

  “宗——”应该不是这样的,应该不是这样的。

  日日树将掌心放在他眉心,他喃喃自语:“我当年看见的,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你还活着,你就坐在那个柜子里!难道预言错了吗?或者说,正因为我看见了这个结局并告诉了宗才会将此避免?

  “不,结局无法避免。”安提戈涅从上空开口,他望着日日树:“但是他已经死了。”

  他又岂是只宣判...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11)

 【毫不停歇!Amazing!】

  

  

  “哦我的宗,此时此刻你正需要爱与希望!没错~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飞快的用头发销着苹果,丝丝苹果皮如同细雨一般在脸上胡乱的拍。

  “呜啾~真是丢脸啊斋宫!竟然晕倒在教学楼里让混账皇帝把你救过来。”虽然那混账皇帝过来之后也因为体力到了极限歇菜了。月永笑得极为豪放,脑袋上龙飞凤舞的小辫儿跟着一颤一颤的。

  斋宫一睁开眼迎面而来的就是这样的恐怖现实——无论是月永如同抽象画的造型还是日日树如同置身科幻电影般的手动特效,这两者带来的艺术冲击无非是巨大的——简直就是死亡朋克对面搭戏台,极端艺术冲撞。

  于是斋宫十分果断的闭上眼...

【偶像梦幻祭】战与歌(15)

  

  

  【人偶】

  

  

  

  零断开的手臂重新长出骨肉,那场景诡异而又骇人。脚下升起的高山阻断了贝克挥来的一拳,流石飞散不过一刹那之间,而那一刹那贝克看向零的眼神从未有那么认真过。

  “可恶,如果我还活着的话……”如果这不是假体,而是真正的复活的话根本不会那么吃力!“可恶!可恶!我讨厌你!你这家伙,你也有弟弟吧?你也曾经伤害过他吧?”贝克身上的戾气配上他那副稚气的脸,扭曲的心生寒意。

  贝克身上全是伤口,在没有真正【死亡】前都不算假体崩坏,斯切尔夫人自然就无法重置。他这幅行尸走肉般的样子,根本不像是那十六个石像中宛如天使一般的稚嫩少年。零并不理会他的话,他...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10)

 

  

  【千人眼中千本攻略】

  

  

  天祥院委屈,天祥院必须要说出来。

  他的内心充满了波动甚至有点想搞事,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被处刑的一号替罪羊和茄子玩偶关在一起相亲相爱之时几乎险些丧失了英雄本色,而羽风作为盟友看见守泽这般下场,他勇敢的做出一个决定——

  “会,会长?”羽风试探性的探出个头来试图争取宽大处理,他的眼睛随着天祥院上下抛掷手机的动作而上下移动——谁知道天祥院会不会一个高兴就把自己手机里那125个妹子的号码全都换成肌肉壮汉!

  他会做出来的!羽风无比坚信着,毕竟刚才亲眼看见天祥院驱使着学会生成员将守泽反锁进了装满茄子玩偶的小房间...

【刀剑乱舞】本丸之溺爱(完)

点文其二,轻松欢乐的本丸日常又和大家见面啦

---------------------

 

  【溺爱】

  

  

  “我不是弟控,我只是有个愚蠢的弟弟罢了。”

  歌仙望着院子里在树荫下吃瓜的和泉守,心下无限的宽慰。

  审神者捂着牙龈发肿的腮帮子,虽然喉咙目前还在长肉无法怒吼,但心里已经回答了歌仙——你放屁!放眼整个本丸除了一期哥谁比你弟控?

  

  和泉守自从养了只鸽子做宠物后,几乎是把那只鸽子疼爱的不要不要的。眼见着苗条修长的鸽子变成肥啾,身为同类的鹤丸不住的摇头:“真是把我吓到了,竟然还有这种操作?老人家我可从未见过。”

  而莺丸淡淡的喝了口茶:“就是有...

【偶像梦幻祭】风花雪月夜(完)

点文之一,抽选的是五奇人的欢乐日常~

说起来,游戏里的题目我竟然做错了好多……

------------

  

  【风花雪月夜】

  

  

  当燥热的夏天逐渐逼近的时候,当门老师用和善的目光盯着他们的时候。

  这个学校的偶像终于回想起了一个被遗忘太久的重点——他们是男子高中生啊!他们要学习的呀!

  就在大家沉迷搞事无法自拔的时候,学生会在期末考试来临之际开了个大——

  “考不到A的全给我解散。”学生会长英智在广播里微笑的宣布:“仅仅是及格可是不行的,而且,这次出卷会由学生会进行监督。”

  

  “请问濑名泉在200米外看见游木真,游木真以每秒三米的速度逃命...

【英宗】食不知疲(下\完)

  

  

  最开始的一切起始于那场并非你情我愿的性爱。

  

  或许有些情愿,但又在局面与暧昧下变得模糊不清,逐渐头脑被冲昏眼神都迷茫。英智想过很多种可能,里面没一个是宗自愿留下的。于是英智放弃了这个方向的努力,而改变了策略。

  宗比旁人眼中更容易钻牛角尖,他从不会主动向人倾诉,哪怕是最亲密的友人也会下意识的回避。那段时间让他本身就低乏的食欲变得更弱,等到英智发现的时候那时他在医院,只不过这次躺在里面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宗。

  他好像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失措,他甚至不自觉已经咬破了指腹。

  

  

  那天宴会之后斋宫便没再见过日日树,他必须陪着天祥院,至少要在他的视线...

这是一个点文

最近十来天多灾多难,智齿又发作了导致右半边脸肿了,右半边脸刚消肿,左边牙龈溃疡嘴角上火导致左半边脸也肿了……

而且由于一些意外不小心吞了玻璃渣子【物理】而划破了喉咙

生理上的各种难受最近接踵而至,耽误了更文。不过现在智齿不疼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复发】玻璃渣也都大丈夫了!【虽然嗓子在长肉有点痒】

所以为了弥补一下最近这几天没有更新,以及终于又可以活蹦乱跳了特开心~开启点文啦~

点文的要求的话其实刀剑和es都可以哒,es宗受写得更顺手哦~mako受也是可以哒~

题材不限,除了开车可能会比较困难……

以上

(づ。◕‿‿◕。)づ

会在评论中选取两位哒~

© 蓝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