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木夕

就算是秃子,我也要秃得照亮世界!

【偶像梦幻祭】战与歌(9)

  

  

  【希望】

  

  

  

  流星队失去了裁判权。

  但他并未失去维护正义的心。

  

  仁兔将神杖双手奉上之时,肩上的天使侧了侧无神的眸。他望向天空,那边有无声的乐章传来,天使吹响指引的号角。仁兔肩上的天使悄悄飞起,他毫不留念的离开了这个凡人,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堂。

  仁兔失去了神格。

  

  将神明抛弃的人,也会被神明抛弃。

  曾经的夏目,不就是个好例子吗?

  

  手中的神杖突然变得滚烫,仁兔松开了手。神杖落在地上,暗下的光芒像是讽刺仁兔的愚蠢。凡人无法触碰神杖,这下子千秋也没了办法,他甚至无法将神杖带走。而且对于仁兔失去了神格...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5)

  

  

  【你是我的】

  

  

  “哈哈哈哈怎么样斋宫宗!咳!咳……这玩意儿也太紧了,这是刑具吗!”Leo胳膊撑着桌子,而斋宫慢条斯理的给他束腰:“这是胸衣,必须要穿。”紧接着手上的劲儿丝毫未减,将绸带的两端握在手上交叉穿孔。

  Leo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生理上的,他已经快要缓不过气了。

  Leo不服气,leo开始有些小情绪了——为什么他要穿这种刑具一天而斋宫却好像根本没受什么惩罚,这根本不公平!他两条腿都开始乱蹬:“哇啊啊啊!不公平不公平!咳!——”

  斋宫绷了绷手里的带子,微笑:“再继续说啊?”

  月永闭紧了嘴,颇有大丈夫能屈能伸之感。

  

  “...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4)

  

  【起舞吧!】

  

  

  舞台剧演出之时可谓是掀起了轰动,原本见惯了的国王与帝王之间的艺术争论也开始不同了起来。光是这次皇帝主动站在Leo的阵营来进行出演就已经够amazing的了!但更没想的是Leo的临时发挥——

  

  这到底是舞台剧还是歌剧!

  斋宫所饰演的家庭教师面对面前leo所饰演的纨绔子弟万般无奈,此时月永将步调向后撤了一步,音乐开始变得轻快:“看啊这位先生,面露苦色的老师。你不能用的学识开导我,更不能用你的精神指引我,可怜的教师,快向我那贵族父亲结清工资吧!”

  “不——”踩着乐点,斋宫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下他的唱词:“你比我想的更加粗俗无礼,...

【偶像梦幻祭】战与歌(8)

  

  【失衡】

  

  

  而所有人都手握十字架祈祷时,少女却唱起了动人的歌谣。她钦慕的骑士骑着白马从街前掠过,威风凛凛,令人心醉。原本和平的时代突然被画了句号,接踵而来的变故令人猝不及防。

  所有人在唱皇帝的歌,少女也必须要唱。这仿佛是他们的使命一样,推翻暴君,争取自由。这可是这样荒唐的自由背后,也不过是换了一个未知的统治者罢了。他们争取的从来不是自由,而是利益。

  所以才会被利用。

  

  第一剑士斩下了为首人的脑袋,在剑锋闪过的一瞬间,那个信口雌黄的人再也无法说出下半句话来。人们像是被射杀的雀鸟一般失了声,胆怯而颤抖的避开从玄关处信步走来的骑士们。他们从来没...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3)

本章主敬飒,请注意!!

-------------

  

  

  【恋爱第一步】

  

  

  莲巳今天心情不好,众所周知副会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将说教的时间以三倍为基础起跳,上不封顶。

  学生会和弓道部变成高危重地,全校学生瑟瑟发抖。

  

  “敬人,心情不好吗?”最近心情一直不错的天祥院会长在学生会的办公室内毫无私心的批了月永申请的舞台剧项目申请,大红的学生会朱印,满满的都是私心。而且本着“学生会视察”这种看上去坦荡无比的理由,天祥院成功混入了手工部。

  并且完全无视了贴在手工部大门的那个【天祥院禁止入内】的告示。

  莲巳:“我心情不好到底是因为谁啊。”...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2)

 

  【天降系男友】

  

  

  相信每一个逼婚的父母都觉得谈恋爱简单的仿佛一出门右拐就能从天而降一个男朋友。

  

  现实又不是恋爱游戏,怎么可能转角就遇见……斋宫想着,托着人偶端正的坐在手臂上然后走出门向右。

  “呀,宗君。”天祥院按下车窗,黑色的座驾显得壕气冲天。

  没错,斋宫绕过那辆俗物和车上的俗物。

  这样的现实才不是什么恋爱游戏,是恐怖游戏!

  

  十分钟后,天祥院在行驶的车厢内为斋宫倒了杯红茶,优雅而又绅士的递到他面前:“请尝尝看吧,宗君。”

  斋宫:“让人把影片拽上车,拐卖也要挑个脑袋聪明的吧?还是说你脑子坏掉了吗?”

  握着茶杯...

【偶像梦幻祭】荒诞浪漫主义(1)

此文为英宗abo,会出现敬飒,请注意!

前作为闪电婚约

-------------------

 

  

  【生活就是amazing!】

  

  

  斋宫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房间内。

  如果这发生在平常的星期天,他肯定能十分淡然的接受并且翻身对床头柜上的Mademoiselle说声早安。但是,后颈的alpha的临时标记以及初次标记后滞留的些许不适,更主要的是斋宫又不是老头子,昨天的事他一清二楚历历在目。

  斋宫开始有些不淡定了,他坐起身用被子把自己裹住,开始思考昨夜自己是怎么样才会轻易就让天祥院那个家伙给做了个临时标记。

  

  斋宫是个Omega...

【偶像梦幻祭】喵喵(下/完)

  

  

  每个喵喵都有自己喜爱的玩具,比如零最喜欢的番茄布偶就放在纸箱内整天陪伴自己入睡,奏汰就特别喜欢逗猫棒上小鱼每次都能玩很久。

  涉则是会收集许多他觉得有趣的东西,里面应有尽有。

  夏目和涉一样,不过最近去找一层的小猫玩的次数更多了些。

  

  而宗此时放弃了思考与挣扎,任由身上的毛球近乎执拗的给自己舔脑袋上的毛毛。

  没错!斋宫如此想着,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最喜欢的玩具,但他自己好像成了别喵的玩具!试图挣脱天祥院魔爪的宗喵不惜探出指甲抓住地毯,但压在他身上的那只天祥院似乎就长在了那里一样!

  不行,要无法呼吸了。

  宗喵最后放弃了挣扎,心里默默的盘算今...

【偶像梦幻祭】喵喵(上)

大概是全员喵化的设定?

来,一起吸猫吧!

-------------

  【喵喵】

  

  

  在繁华的都市中,有这么一座汇聚这梦想的地方。他坐落在闹市之间,深受喜爱广为人知。今天的梦之咲喵咖,也依旧活跃着。少女们上了踩着轻快地脚步上了三楼,然后注意放慢脚步声,兴奋而小声的窃窃私语:“快看快看——”

  猫爬架的火焰布偶高贵冷艳的回头督了一眼,随机转头继续看窗外。

  “宗酱今天还是那么可爱!”

  

  哼,俗物。

  作为店内唯一一只火焰布偶的斋宫宗,宗喵一直都将自己喵喵的行为准则贯彻到底。高贵冷艳的宗喵舔了舔爪爪,他感觉越来越不好了:“喵——喵喵。”零,我的毛发...

关于新坑

就是,那个,大家还记得,那个英宗的abo吗……

就是我打算把他写成长篇【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就是想问一下大家觉得那篇怎么样呢~如果写成长篇的话副cp是副会x飒马【对没错我就是想写一次副会x飒马!_(:з」∠)_

风格会和之前的一样,可能会一直写到生娃???


就是,天之川结束在即,大佬们要吃一口英宗吗【抱住大佬们的腿


© 蓝木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