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木夕

就算是秃子,我也要秃得照亮世界!
让大脑门照亮你的美

我从工作的地狱中回来了

对不起大家!!!!!!!!

虽然可能更一会儿文我就要回到工作的地狱去了,但我还是会努力更的!


【偶像梦幻祭】劝诫(中上)

 

  6

  斋宫没死,他聪明的大脑也没在从二楼跳下去的那一瞬间磕着碰着,除了抑郁症强迫症失眠厌食等等心理问题之外他好的不行。就是腿不行了,左腿膝盖废了,碎得四分五裂的极具艺术张力。

  月永想着把怀里的塑料桶放下,垫着脚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还好没破相,还是那张脸那张嘴,说不定等他醒过来就又是十年前还在上学那会儿傲娇又执拗的小表情。月永心下叹了口气,只想着造孽啊。

  幸好现实网开一面,没有狗血淋头——斋宫和天祥院前后都活了过来,同步率极高。随着斋宫膝盖置换手术的日期接近,天祥院也从重症监护转到加护病房再转到普通病房。

  “我和他分手了。”

  抢救之后醒来的斋宫第一句话便是...

【偶像梦幻祭】劝诫(上)

本文英宗,虽然英宗二人戏份不多,月永大篇幅出没请注意

大概是之前一直很想写的虐心狗血梗,最近修修决定还是写了发出来

ooc预警?

全文高能预警

以下正文

--------------

  

  【劝诫】

  

  1

  开诚布公的那天下起了大雨,外部的一切都死气沉沉的如同赴死的断头台。

  月永被雨水撒的全身从外到内没块干地儿,他拉起斋宫,手上的水打湿了斋宫最在意的那件正装:“宗,宗!你醒醒!”

  

  2

  “请问你和天祥院英智先生的关系是否真如外界所传的情人关系?”

  “请问传言您靠潜规则上位,这是否属实呢?”

  记者的媒体的长枪短炮闪瞎了人眼,要

点文

这段时间工作和生活上都忙得有些紧张,现在终于有了些空闲,所以决定开个点文弥补一下首页
还是在评论内随机抽选一位,什么内容都可以,想看的梗或者场景都可以留言,如果有较多人想看同一场景选中的几率更高哦


选中后会在下周结束之前发出来哒~

万能的lofter啊

时至今日我已忍无可忍,必须要说出这句字正腔圆发自肺腑的大喊!

巍澜衍生的大佬们!傅红雪x牧歌真的不了解一下吗!

无视时代背景!我真的很想看小雪这个可怜孩子被人疼啊啊啊啊啊啊!


【偶像梦幻祭】愚与狂(12)

 

  【刻骨】

  

  

  斋宫被捕一个月,他瞪着那双空无一物的眼眶,凝视着英智的方向。

  “你的眼睛,真的能看见世间的每个角落吗?上帝视角,俯视万物。”甚至只有能力足够,可以相隔千里影响对方。英智把玩着琉璃珠,那是斋宫的眼。他知道斋宫没有逃走的原因,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而是他在监视自己。

  说起来好笑,英智为了监视他而耗尽心力,却也因此被斋宫抓住把柄——只要斋宫还在一日,天祥院就无法分心去抓捕日日树涉。

  “但是没关系,就算我不这么做。有人巴不得他立刻就死——”

  “他惹到了不得了的人,濑名君虽然军衔略低于我,但次位面的主导权却是被女王钦定的。”天祥院声音柔柔慢...

【偶像梦幻祭】愚与狂(11)

 

  【信】

  

  

  曾经有个山间的村庄,村民倚靠山下的田地谋生。有时候收成很好,有时候很荒芜。

  山间的少女说,这边有龙出没。龙每次出现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喷出的火焰如同火山爆发下的岩浆。但是——

  被龙焚烧过的土地会异常的肥沃,长出的作物茂盛到甚至不需要精心呵护劳神对待,甚至因为被龙焚烧过,龙的吐息会让附近的猛兽退散,绕路而行。但土地的茂盛总是那么短暂,龙的吐息似乎只停留了三四年便消散干净了,眼见着土地渐渐荒芜,村民开始祈求灾难的来临。

  住在那里的人不知道神,也不相信神明。龙就是他们唯一的信仰,即使会带来庞大的灾难他们也祈求着这种灾难降临。而龙一旦出现,就肯...

【偶像梦幻祭】致命假期(完)

大概是特殊行动的番外篇?时间线在正文完结之后,但也并不影响观看。

本文主涉宗请注意

以及大佬puka总能让我心空


以下正文


-------------------------


  

  【致命假期】

  

  

  今天对于夏目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他哥哥今天两岁了。

  “两岁了,”夏目顺毛摸过哥哥的头顶,雪白的波斯耳朵抖了抖后看见他的铲屎官弟弟便继续低头吃今天的特贡猫粮:“是时候给你找个人家了。”

  路过的孩子他妈斋宫宗正巧去厨房倒水,听闻凉飕飕的说了一句——

  “你哥蛋蛋早被割了,就别操这个心思了。”

  夏目感觉胯下一凉,不由得夹紧双腿。蛋蛋被割...

【偶像梦幻祭】愚与狂(10)

  【心与星】

  

  有趣。

  游木盯着出现的朔间零,他兴奋的全身发抖,护卫的佣兵以为他是在害怕而将他抱得更紧。确实,他现在确实在害怕,一个巫师在面对一位近在咫尺的战士不可能毫无畏惧之心。但是,他现在满脑子的亢奋已经大过了内心的惶恐。

  朔间零,古老的吸血鬼,为了已经变成新人类的弟弟而在白日底下现身。

  多亏了之前的索菲亚沙暴术,现在的天空还是风沙过境的昏暗让朔间零不会在白日底下瞬间就死。也可以方便他看着自己的弟弟,如同一个正常的人类一样行走在阳光下,这对吸血鬼来说多么可怕。

  但也真是太有趣了。

  游木真甚至想再动用一个法术,在朔间零的眼皮子底下。但果然现在还不是

【偶像梦幻祭】愚与狂(9)

 

  

  【贤者愚者】

  

  

  

  【一定要去见他吗?】

  游木看着站在面前的凛月,对方懊恼的揉乱了头发:“我也不想带你过去,那个人偶现在被天祥院扣着要见一面比登天还难。”他打了个哈切,白日里他精神一向不好,但抓住游木的后脖领子把他拎上飞行器的力气还是有的。

  【您的心脏还好吗?】游木坐在他旁边,他手上当然不会表达出他不能去见斋宫——即使他如今没了眼睛,其洞察力还是不容小觑。曾经的斋宫让多少人恨得牙痒痒,又让所有的法器制造者们为其倾心不已。他曾经如上帝俯视人间,他能从一个人脸上看见岁月流过的痕迹,看见他幼时的模样。

  而幸好,过去他冷漠孤僻的不愿接触人世不...

1 / 41

© 蓝木夕 | Powered by LOFTER